首页 >>游记攻略 >>缅甸内比都之旅

缅甸内比都之旅1天 精华 优质
  • 2017年1
  • 北京
  • 缅甸

Naypyitaw”系缅甸古语,意为“首都、京城”。说是新首都,其实已经过了十年。2005年11月4日,各国驻仰光使节突然被约请到缅甸外交部听取通报,副外长宣布:缅甸政府决定从即日起将首都从仰光迁移至彬马那(Pyinmana),同时改名“内比都”。6 日,缅甸军政府突然袭击,下令多个部门于一天之内搬迁,翌日,声明已经迁都。

  内比都大金塔

  内比都大金塔及旁边的旗竿

  这种军事风格的行动,除了手忙脚乱,吓百姓一跳,还能有什么意义呢?当然,内比都本身就是战略要地,坐落在勃固山脉与本弄山脉间锡唐河谷的狭长地带,北依山势,南对河川。按照中国的风水观念,面川背山,扼守缅甸咽喉,也算是颇有战略眼光的选择。

  当年的平满纳火车站

  迁都的原因众说纷纭,有说为了预防美国从海上对仰光发动“斩首行动”,这个说法太牵强,不值一晒;有说便于控制钦族(Chin)、克伦族(Karen)、卡雅族(Kayah)和掸族(Shan)等势力强大的少数民族,此说还算合理;也有人说,这不过是军方重复古代国王迁都的旧习,根据占卜决定风水宝地,然后在那里修建新的城镇和宫殿。

  一个当地人在寺庙前走过

  通报迁都彬马那,实则似是而非,内比都算是新城。所谓彬马那,中国古籍录为“平蛮”,滇缅抗战史料多译作“平满纳”,在内比都西15公里处,原为缅甸第三大城市,自古就是仰光至曼德勒商贸通道上的重镇,现属内比都市辖县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曾是缅甸民族英雄昂山(Aung San)将军发动独立战争的军事要冲和共产党游击队大本营。

  槟榔摊儿

  街头雕塑,寓意大象将英国人拱出缅甸

  革命纪念碑

  我现在要去的,就是彬马那,也即当年中国远征军计划对日军实施“平满纳会战”的所在。说话间,摩托车熄火,路边店里有小包装汽油,好像多用大可乐瓶。缅甸人的热情友善让我倍感温暖,即使看上去吊儿啷当如摩托车骑士,亦诚不欺我。他几乎听不懂英语,居然将我载到有圣母玛丽亚雕像的园子里。问懂英语的路人,才明白我要去火车站。临别,互通姓名,可惜我终是没有记住他发音复杂的名字。

  私立医院的门诊部

  世界多数民族都有名有姓,名为自己的符号,姓是血脉的传承。缅甸人则例外,有名无姓,如“吴奈温”(U Ne Win),“吴”是对长辈或有地位者的统称,意为“叔、伯、先生”,表尊敬,如《缅甸岁月》里那个讨厌的警官“吴波金”。小伙子对幼辈或者自已都称“貌” (Maung),意为“弟”;’对平辈青年称“郭”(Ko),意为“哥”;年轻女子不论婚否,对自己和同辈都称“玛”(Ma);对有地位或者年长的妇女称 “杜”(Daw)。

  学校,男女生都穿裙子

  有意思的是,前面这个冠词,会随着年龄、地拉和场合的不同而改变。这种复杂的称谓,在缅甸人的日常交往中表现得淋漓尽致,万不可混淆,否则视为失礼。也许佛国的民众,倡导众生平等,都是佛门弟子,所以甚少在意家族血脉传承。据说,某些场合,父母见到刚入佛门儿子,也要行跪拜之礼,放在中国则实在难以想象。

  一辆马车在街头走过

  内比都火车站是我见过的最安静的火车站,空荡荡的广场上有幢白色的平顶楼,门前有过厅,厅前插缅甸国旗。旗为红色,左上有蓝色长方形,绘白色图案,外围14颗五星环绕,中为14齿的齿轮,上附两穗稻谷,显然,14代表缅甸诸邦、省。尽日灵风不满旗,时近中午,天气炎热,旗帜耷拉下来,显得无精打采。

  内比都新城全景

  我甚至没找到“火车站”字样的牌子,掂起脚跟问工作人员:“是不是火车站啊?”,窗内点头肯定。窄小的候车室里空无一人,只有三四个售票窗口,旁边挂着小黑板,以缅文写着车次情况,仰光到曼德勒的火车途经这里。径直穿过厅堂,站台凳子上闲聊的军人看到我,示意先去买票。

  一对情侣在大金塔下合影

  1942年3月,当中国远征军戴安澜师在东吁与日军激战时,日军利用空中优势,集中90多架飞机密集轰炸彬马那,以阻止第5军主力南下增援。3 月30日,戴安澜师撤出东吁,中英美计划实施“平满纳会战”,以迎击日寇。但西路英联邦军队风声鹤唳,一路溃败,日军尾随追击,向北方迂回以断远征军后路。而东路阵地接连失守,中路第5军有被包围的危险。更兼将帅不和、指挥混乱诸原因,最后只得放弃“平满纳会战”,向曼德勒方向撤退。

 

 

评论